首艺自办学以来:一本过线率90% 二本过线率99%

130-5381-7918

艺考新闻

您当前位置:首艺传媒 >> 艺考新闻 >> 浏览文章
编导艺考生必看:奥斯卡获奖影片《寄生虫》影评
 

一、背景:

韩国电影《寄生虫》摘得2019年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将韩国电影推向国际视野。而就在今天《寄生虫》制造了最大的惊喜,获得了最佳电影奖!它是历史上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同时还拿下了“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国际电影长片”其余三个大奖。导演奉俊昊一个揽下四座小金人,创单届奥斯卡个人之最。

   二、影片简介:

  影片围绕一个居住在半地下室的四 口之家展开 :父母二人是无业游民,一 双儿女也辍学在家,四人唯一的收入就 是为比萨店折包装盒得到的微薄酬劳。 直到有一天,儿子基宇在即将出国留学 的朋友的引荐下来到富豪朴社长家中, 为其女儿做英语家教,所有人的命运由 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三、点评(略改一下即可当做影评开头):

将社会批判寓于电影作品中奉俊昊导演一以贯之的风格,从《汉江怪物》到《雪国列车》,表现出独有的凌厉、深邃、冷峻的艺术风格。《寄生虫》虽然定位于“一部含有喜剧元素的惊悚片”,但影片对阶级秩序崩坏场面的黑色描 绘贯穿其中,就像导演奉俊昊本人所言,影片讲述的是“不同阶级之间的难以平等共存,导致下位者 不得不寄生于上位者之中因此实则是一部拥有强烈社会批判意识的类型片。

四、主题:

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在主题表达上更侧重 于社会的贫富差距,通过“寄生虫”这一物化概念 贯穿影片始终,间接反映和讽刺当前社会发展存在的现实问题和突出矛盾。正如采访中奉俊昊提 到“寄生虫”概念时认为“不同阶级之间难以平等共 存,导致下位者不得不寄生于上位者之中”。最具 有代表性的是影片中的“基宇”一家,作为社会底 层的穷人群体,他们不安于现状,试图改变阶级 属性,尝试如同寄生虫一般进入朴社长家中,仿 佛跃升为富人阶层,而这种寄生的生存状态在电 影中被讽刺为“寄生虫”。此外,奉俊昊还大量使 用了“阶梯”符号,“楼梯”也是对社会阶层的间接 讽刺,为顶端和底层的鲜明对比做了生动和形象 的铺垫。如雨夜社长一家回来以后,金基泽一家 三人纷纷往家中跑,而回家的路程却是先跑下一 个斜坡,走过一段长长的阶梯,穿过隧道再进入 一个阶梯,才能到达“穷人”所居住的街道最终进 入半地下室。由此可见,奉俊昊对身处底层的人 物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关注。试图呈现底层人物的生存困境进而反思韩 国社会发展所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寄生虫》整个影片充斥着大量的间接讽刺意味。

五、光线色调与声画关系

整部影片在呈现金基泽一家和前女佣夫妻时,几乎均使用暗绿色调,室内外光线昏暗,周遭环境狭窄逼仄,外部地面潮湿或身处雨中,有发霉腐化的视觉观感。而朴社长一家人,生活在宽敞的大别墅中,几乎每次人物出场,无论室内外,光线色调明亮,天朗气清,人物沐浴阳光。导演运用光线和色调对贫富阶层进行对比,既告知观众富人阶层的生活环境优渥,而贫穷阶层犹如“蟑螂”一般生存在狭小、潮湿、阴暗的角落里,同时也呼应了片名中的“虫”字。

在展现金基泽一家人设计构陷前保姆的场景中,影片却采用了明亮的光线和色调;诈骗行径运用高雅、激扬的弦乐声和金基宇的旁白相互配合;运用交叉剪辑一面呈现金基泽在半地下室和儿子练习说谎,另一面在朴社长夫人面前现场表演构陷。整体段落节奏明快,呈现出荒诞的气氛与喜感。光线、色调与音乐的处理,将金家人如何看待自身的行为方式外化表现为温馨、合理而富有生机活力。

六、镜头语言

影片开头,导演运用平视角度、长固定镜头,记录了画面前景处屋内悬挂的几双袜子,虚焦处理暗示有几人共同生活,景深处实焦拍摄地平线以下、视野狭窄并设有护栏网的小窗户,窗外阳光明媚,人来车往。随即镜头下移,特写正在窗口下找WIFI信号的儿子金基宇,围绕网络的问题一家四口陆续入画登场。导演运用镜头语言,传递出这家人的居住条件——一个空间局促的半地下室,同时也暗示了基泽一家人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属于穷人阶层。

在下暴雨时,当主人电话告知现保姆(金夫人)他们已取消露营8分钟后进门的消息,在朴社长家“畅想”未来的金基泽和子女三人仓皇收拾,落荒而逃,跑出门后导演运用特写镜头展现雨水向下流入水沟的画面。全景俯视镜头的连续剪接,表现三人不断向城市低处奔跑,刚刚还在温馨宽敞的别墅内,此刻被打回原形,跑回半地下室,只是原本的容身之所已被暴雨倒灌。导演采用鸟瞰镜头表现暴雨中一家人用门板在水中前行,渲染了悲凉的氛围,暗示了金基泽家人及类似的贫穷阶层向上攀升的尝试将以失败告终。

七、蒙太奇手法

1.对比蒙太奇

影片中对比蒙太奇的使用,将贫富阶层的人物生存进行对比,更加彰显底层人物的心酸和无奈。暴雨倒灌屋内,大多数居住在半地下室的人都到体育场内躲难。第二天,雨过天晴,沐浴阳光的朴社长一家分别给司机、绘画教师、英语家教打电话,名为“邀请”实为加班,参加小儿子多松的生日会。一方面,朴社长夫人哼着欢乐颂的小调,走向摆满各类衣物及名包的整齐豪华衣帽间,悠闲地从中挑选自己想穿的服饰;另一方面,金基婷作为绘画教师接到社长夫人“邀请”后,不得不在体育场地下的一堆衣物中翻找下午参加生日会能穿的衣服。

同样经过一场暴雨,同样迎来一个假日,朴社长夫妇在家里享受着天伦之乐,宾客云集。而刚刚失去了一切的金基泽一家,因为他们拍脑门的主意,却要以司机、保姆、家教的身份纷纷赶往“加班”,给老板装点门面,又要装作谁都不认识谁。穷人的灭顶之灾,却是富人举行派对的利好,对比蒙太奇的使用,更加剧了金基泽家人的心理落差,为人物行动进行心理铺垫,并推动了情节发展。

2.心理蒙太奇

结尾镜头从室内拍摄金基宇家的窗户,随着镜头下移基宇入画,与片头相互呼应。然而,片尾狭小的窗户上结起窗花,窗外已是深冬寒夜,雪花四散。伴随着基宇的独白,画面展现了他想象自己将来赚大钱后购买、入住别墅,然后让父亲从地下室自然地走上来。奉俊昊在访谈中表示,他认真计算过,如果想买下电影中那栋豪宅,按照韩国当今的平均工资计算,要花547年,也就是说,永远不可能。这隐喻了基宇母子不仅重新回到贫穷的半地下室,而且未来想去改善生存环境、改变阶层处境也是痴心妄想,无比艰难。穷人在韩国永远无法逾越阶层差异的巨大鸿沟。

八、道具

影片中出现了许多极具象征意味的道具:石头、自画像、印第安人玩具,对主题的呈现起到明示或隐喻的作用。

1.石头

石头作为欲望的象征在电影中多次出现。影片开头金基宇的朋友送来石头,表示能带来财运和好运,由此开始,一家人陆续“寄生”到朴社长家,四个人都有了工作。暴雨倾泻的夜晚,金基宇一直抱着石头不放下,还向父亲表示是这块石头一直粘着自己,暗示了基宇心中想要攀升进入富人阶层的欲望。第二天,基宇拿着石头想要杀人灭口保住自己残存的地位,却被前保姆丈夫利用石头砸中头部,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幸运的是基宇被多慧及时救起。影片最后,基宇将石头放回自然中,预示着他将欲望放下,才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2.自画像

影片中同样多次展现朴社长儿子多颂画的一幅画,都以为是多颂年幼时见鬼导致心理受到创伤,才画这样一幅抽象的自画像,实际上,多颂画中的人物是前女佣的老公,他半夜从地下室爬出来偷拿食物恰好被多颂撞见。画中的主体是前女佣老公好似光头的形象,右侧底部画有一个金字塔,上方有一个黄色上升箭头,箭头暗示穷人尝试向上攀升,金字塔也暗喻社会阶层等级森严。

3.印第安人玩具

电影中基宇和朴社长夫人的对白传递出多颂是个印第安控,并反复提及多颂的玩具是美国制造,暗示多颂是被美国文化影响的一代人,兴趣爱好是模仿印第安人。影片中,朴社长的公司是一家叫anotherbirck的做电子产品的公司,联想到韩国的三星公司——垄断了韩国电子、电气甚至军工的巨大家族企业,然而,三星公司57%的股份是国外机构持有,美国是其第三大股东,隐喻韩国是美国驻军、政治操控、金融介入、贸易保护下的“寄生虫”。

九、修饰对比空间

比较突出的是在两个不同阶级的家庭环境对比中,贫穷的金基泽一家居住的坏境是狭窄且拥挤的半地下状态,画面中充斥着生活的杂物,即使在家中狭小的走廊中,奉俊昊使用大量的中景镜头,将人物聚集在一个封闭性较强的画面中,通过纵向纵深,使得视觉效果产生了饱和拥挤的感觉,并以这种压迫感突出了空间的狭小。与此同时,画面的色彩基调偏向于冷色,这种冷色不但辅助空间造型完成了环境的衰败感和破旧感,同时,也能够与人物内心世界的灰暗形成呼应,高度概括并物化了人物状态。有研究学者认为韩国电影中封闭性的空间对于部分负面人性的描写能够起到隐喻的能指作用。而与此空间形成对比的,正是象征着富人阶层的朴社长的家,朴社长家以现代简约风格留白了的大量开放性空间,配合朴社长家的空旷,使得人物在该空间有着松散和自由的舒适感,又提供了不同阶层人物之间疏远的活动距离。结合室内黄色的暖光,良好的配合出朴夫人及女儿等人物的单纯性格,形成了“穷而乱、富而简”的符号。

奉俊昊利用空间内部的实体装饰,对空间描写加以写实的生活化处理,提升画面的基本美学效果,这是艺术电影中常见的修饰手段。再将刻意修饰后的空间进行对比,形成的视觉差,简化了空间叙事的解读。而将所摄制的空间画面经过人为的美学修饰配合剧情形成的效果,这又是商业电影中偏爱的直观表达方式。

十、结尾:

1.影片中存在对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饥饿美学”、新英国电影的“厕所美学”以及中国先锋文学的“伤痕美学”的互文性。社会学出身的奉俊昊从“谁才是真正的汉江怪物”到“谁才是真正的寄生虫”,不但指示出当下社会,也反应了人类历史上曾有过的类似现象,不但指涉了韩国有这样无法调和的阶层矛盾,阶级固化与阶级流动的无力感,也说明了这种矛盾同样存在于其他国家中。

2.《寄生虫》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犯罪片,也是一部剖析人性的文艺片;没有“为富不仁”的跋扈,也没有“人穷志短”的卑贱,每个人物都是复杂含混的,为了生存偶尔越界,时而窃喜时而忏悔。也正因如此,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共鸣、找到自己,找到最令人痛切的人类境况。

3.影片将人性的善恶、社会的阴暗同构两元论进行思辨性的哲学思考,表现出了对社会阶层无法沟通必然走向相互毁灭本质的谨慎审视,它在直面人性的“恶”表现出来的勇气,以及结合类型电影的操作模式都是很难得的艺术创新,奉俊昊电影对于社会的冷峻思考、对人性的深入剖析、独具特色的二元论设计,不仅是韩国电影的一笔财富,也是亚洲电影的幸运。

 

联系我们

客服人员将竭诚为您服务!

免费咨询热线

13053817918
版权所有 首艺传媒 鲁ICP备18050735号